麻豆传媒之面试官

翻了个身之后,苏念看到了坐在窗边的钱多多。

一开始没有认出来是钱多多,只看到一个黑影蜷缩在那里,苏念吓了一跳,接着就不困了,然后再看看旁边没有钱多多了,苏念才不怕了。

“多多?”苏念喊了一声。

“怎么坐在窗边,醒了多久了?”

苏念翻身下床,走到了钱多多的身边,钱多多转头看着苏念,在月光的映照下,钱多多脸上的泪痕十分的明显。

“念念,我睡不着。”钱多多说。

“多多……”苏念的声音软下来,接着坐在钱多多的身边,抱住了钱多多,“多多,没事的,没事。”

钱多多不说话了,就这样过了很久之后,苏念轻声哄着钱多多重新躺到了床上,然后又轻声的哄着钱多多睡着了。

钱多多睡着了之后,苏念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。

翌日,苏念和钱多多说,去医院一趟,这样总是睡不着也不是办法,或许可以找医生看有没有什么办法缓解,或者吃点药,钱父钱母得知了之后,也很是担心的,劝说钱多多和苏念一起去,钱多多答应了。

到了医院之后,苏念悄悄给钱多多挂了心理科。

诊断过后,医生告诉苏念,从钱多多的诊断结果来看,她已经初步出现了抑郁症的症状,但是现在还不严重,最好及时的采取有效的治疗措施。

娇小玲珑美女清晨浅笑甜美清纯写真

医生给钱多多开了药,并且嘱咐苏念平时多陪伴钱多多,多引导她想些开心的事情,还有就是要解开钱多多现在的心结。

治病还是得从源头治。

苏念带着钱多多离开了医院,然后告诉钱多多,说她已经想到了办法了帮钱家了,然后就是问钱多多现在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,或者可不可以陪她出去散散心。

钱多多对苏念的话根本没有什么兴趣,淡淡的说,“念念,我是不是生病了,很严重的那种。”

“没有,不要多想。”苏念说。

“不用安慰我,其实我自己能感觉的到。”钱多多说,“对不起,害担心了。”

“说什么傻话,人都会生病的,只要好好的按照医嘱吃药,就不会有事的。”苏念说。

钱多多点了点头的,到了钱多多家,一辆车停在了楼下。

苏念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慕斯年的车。

车挺稳之后,那辆车几乎和苏念她们同时打开了车门。

钱多多看到慕斯年皱了皱眉,她只知道慕斯年做的那些让苏念伤心的事,她快步的走到了慕斯年的面前。

“来干什么,又想来欺负念念,让念念伤心吗?”钱多多瞪着慕斯年,“慕斯年,这里不欢迎,赶紧走,我们也不想看见,就是个负心汉,是个渣男,是个垃圾!”

“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,说会好好照顾念念,会好好的爱护念念,做到了什么,什么都没有做到,说话不算话,就不是个男人,不配让念念爱!”

钱多多很气愤,言语之间也很激烈,慕斯年闻言,脸色忽的就沉了下去。

“刚才说什么?”声音冰冷,没有一点温度。

“应该不耳聋,我刚才说什么没有听清楚吗,现在我也不想说了,和这种渣渣多说一个字,我都觉得恶心。”

慕斯年的脸更黑了,苏念见状赶紧上前,“多多,先上楼吧,我有话和他说。”

同时,苏念拼命的和慕斯年使眼色,让慕斯年不许再多说什么。

慕斯年尽管生气,但还是忍住了,主要是两点,一他得听老婆的话,二,钱多多不管怎么说,出发点是为了苏念。

所以慕总第一次被人指着鼻子骂渣渣,愣是没发火,也没有还口。

“念念,和他有什么好说的,别理他,我看他现在是后悔了,觉得外面安歇妖艳贱货还是没有好,所以回过头来又找了,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,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念念,别理他,就让他后悔去,后悔死他,让他后悔一辈子,谁让他不好好珍惜这么好的。”钱多多要是不心里清楚自己打不过慕斯年,说不定会想直接跟慕斯年动手。

慕斯年可以接受钱多多为了苏念骂他,但是不能接受钱多多话里话外都是劝苏念和他分开,绝对不能接受!

“最好不要再让我听到刚才的话。”慕斯年沉声说。

他说话还是很克制了。

苏念赶紧瞪了慕斯年一眼,“要不然先走吧,晚些时候再说。”

慕斯年站着不动,钱多多这边已经很暴躁了,“怎么,我那么说还委屈了吗,怎么不想想是怎么对念念的,念念委屈的时候呢。”

“多多,我们不要理他了,我们先上楼吧。”

苏念连哄带拉的带着钱多多上楼了,进去之前还对慕斯年摆手,让慕斯年走。

慕斯年站在原地好一会,脸色才缓和了。

但是他没走。

苏念拉着钱多多上楼,钱多多边走边说,“念念,拉着我干什么,我还没有说完呢。”

苏念看着钱多多激动的样子和刚才在车里恹恹的,一点都不一样,即便是钱多多现在状况不太好,但是依然是那个会冲在前面保护她的那个人。

可是这么好的多多,都被折腾的要抑郁了。

以前,苏念总是记着慕斯年的话,说不要过多的插手钱多多和顾煜祺的感情,让她们两个解决,但是现在,苏念想立刻回到平城,好好的教训顾煜祺一顿。

“多多,我的好多多。”苏念的眼眶忽然湿湿的。

“怎么了,念念?”钱多多以为苏念是看到慕斯年想到了伤心事,所以哭了,当即又要下楼去教训慕斯年。

苏念拉住了她,“没事,我就是感动,能做的朋友真好,还有就是,我有件事要和坦白。”

“我能做的朋友,我也很开心啊,说吧,是什么事。”

“我也是刚知道不久,还没有来得及告诉,其实我们都误会慕斯年了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