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人理论综合视频

   唐妙茹吐血昏迷,这事闹得有点大,帝国医院的院长都被惊动了。

   大人物们接二连三来看望唐妙茹,关心唐妙茹的身体情况,让唐妙茹不厌其烦。

   更不厌其烦的还有顾大夫。

   每来一个有身份的人,都会叮嘱顾大夫,好好医治唐妙茹,让唐妙茹早日康复。

   顾大夫张张嘴,无数次想要脱口而出,唐妙茹还不是他的病人。唐妙茹吐血昏迷这事,他也不清楚原因。

   不过顾大夫修养好,最后忍了忍,还是没说出口。

   反正不管怎么样,最终唐妙茹这个病人,都会落到他手上,成为他的病人。

   顾大夫暗自叹了口气,名气大了也不好。什么人都有可能找上门来。

   他明明是做疑难杂症的诊断,结果别人感冒发烧也要找他,月经不调同样要找他。

   顾大夫自嘲一笑,他已经六十几岁,在干几年就可以休息了。到时候闭门谢客,谁来也不搭理。

   唐妙茹的病房就在内科大楼顶楼,最大的那一间。云深站在夏起病房门口,就能看到无数人进进出出,闹腾了快两三个小时。

   云深冷眼看着,没去凑热闹。

   白纱笼罩下的少女娇躯迷人

   其实云深也很好奇,唐妙茹究竟为什么会吐血昏迷。

   她给唐妙茹下的药,只针对妇科。

   带下不止,应该不至于让唐妙茹激动到吐血昏迷的程度。

   听说唐妙茹吐血之前接了一个电话。看来是被电话内容给刺激了。

   刘老跟着云深站在病房门口看稀奇。

   刘老问道:“那间病房住了什么人?这么多人进进出出,身份不一般啊。”

   “刘老知道秦宿秦将军吗?”

   刘老点点头,“自然知道。”

   云深笑了笑,说道:“生病那位就是秦将军的夫人。”

   刘老恍然大悟,“难怪进进出出这么多人。秦将军的夫人吐血昏迷,莫非是受了什么刺激?难道秦将军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,把秦夫人给刺激到了?”

   云深嘴角抽抽,原来刘老也有一颗八卦的心。

   云深嘴角一动,说道:“秦夫人不像是争风吃醋的人。而且以秦夫人的手段,应该没有哪个女人能把她气的吐血昏迷。”

   刘老暗自点点头,“听说这位秦夫人是填房,秦将军和原配夫人还没离婚的时候,连孩子都生了。这么说来,这位秦夫人的手段应该很厉害,一般女人应该都不是她的对手。如此说来,秦夫人吐血昏迷,应该不是因为女人。难不成秦将军要和她离婚?”

   云深古怪地看了眼刘老,真没想到刘老的脑洞开得这么大。

   云深说道:“我见过秦将军和秦夫人相处,两个人看起来感情很好,秦将军对秦夫人很维护。”

   “这些世家豪门的感情可说不好。今天好得蜜里调油,明天就有可能翻脸不认人。云小友,我们别去招惹那些麻烦。”

   刘老很有生活智慧。

   云深点头,“刘老放心,我躲都来不及,肯定不会主动凑上去。”

   惨的是顾大夫。他作为唐妙茹的主治大夫,得对唐妙茹的病情负责。

   就唐妙茹带下不止这个情况,云深就敢打包票,顾大夫解决不了。那可是她的独门秘药,传统的医疗手段,根本治不好。唯有云深能治。

   除了云深,还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时间。

   一年后,带下不止这个病症会不药而愈。就是不知道,唐妙茹能不能坚持到一年后。

   远处,顾大夫朝云深看过来。云深急忙躲回病房。这一次,如果顾大夫让她协助,无论如何她都要拒绝。理由很简单,她手上现在有四个病人,实在是分身乏术。再说,她没有行医执照,给秦将军的夫人看病,这不合规矩。

   顾大夫见云深躲开,心里头苦笑不已。这个小滑头。

   罢了,这个时候躲开才是应该的。至于他,他是躲不了,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
   唐妙茹吐血昏迷的消息,第一时间通知了秦家。

   秦浩秦汶两兄妹,早早地来了。秦宿却一直没露面。

   时间过去两个小时,秦宿才姗姗来迟。

   秦宿一来,病房里的人主动离开,将空间留给他们一家四口。

   秦宿板着脸,不怒自威,开口就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   唐妙茹这会不想见秦宿,一见到秦宿,她就忍不住想起秦潜这个杀千刀的祸害。

   唐妙茹扭过头,闭着眼睛,装作很难受的样子。

   秦汶在一旁替唐妙茹说道,“爸爸,妈妈吐血昏迷。你不关心妈妈的身体吗?”

   秦宿一脸严肃,“我问你妈妈,为什么吐血昏迷。身体好好的,难不成是受了什么刺激?”

   秦浩很讨厌秦宿现在的态度。他亲妈躺在病床上,秦宿来了不关心一句,只顾着问为什么。哪有那么多为什么。

   秦浩开口说道:“管他什么理由,现在最重要的是妈妈的身体。”

   秦宿瞪了眼秦浩,“你闭嘴。事情都没搞清楚,就别说话。没人当你是哑巴。”

   “你别骂儿子。”

   唐妙茹终于肯睁开眼睛。

   她一脸虚弱地看着秦宿,眼中透着柔光和脆弱,“老秦,是我不好人,累你担心了。”

   唐妙茹虽然不想见到秦宿,但是她不会乱发脾气,尤其是当着秦宿的面。

   秦宿握住唐妙茹的手,“告诉我,到底怎么回事?我给你出头。”

   唐妙茹泪湿衣襟,连连摇头,“没什么,就是不舒服。”

   说完,唐妙茹扭过头,不想让秦宿看到自己不美的一面。

   秦宿皱眉。

   他了解唐妙茹。唐妙茹向来是个坚强又知趣的人。坚强是给别人看,知趣是留给他一人的。

   能让唐妙茹吐血昏迷的事情,一定是了不得大事情。

   所以秦宿才会一见面就问怎么回事。他必须知道这背后的原因,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。

   秦宿的手搭在唐妙茹的肩膀上,“你先别哭。你告诉我,不管什么事,一切有我。”

   秦浩张口,想要反驳秦宿。一个劲的追问吐血的原因,至于吗?没看到妈妈都已经泣不成声吗?

   秦汶拦住冲动的秦浩,摇摇头,示意他静观其变。

   论了解唐妙茹,当属秦汶。

   唐妙茹那么强大的一个女人,却在医院里吐血昏迷,而且是在身体没有大毛病的前提下。秦汶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知道,一定是发生了了不得的大事,才会将唐妙茹刺激到这个地步。

   之前,秦宿没来的时候,秦汶不敢问。而且当时病房里人太多,她也没法问。

   这会秦宿来了,秦宿问了她最关心的问题,秦汶赶紧竖起耳朵。

   唐妙茹连连摇头,什么都不肯说。她说不出口。

   “老秦,你别问了。你就让一个人静一静吧。”

   秦宿皱眉,“妙茹,我们是夫妻,有什么困难你和我说,我来替你担。”

   唐妙茹猛地扑到秦宿的怀里,嚎啕大哭,“老秦,我对不起你。你骂我吧。”

   “你先把事情说清楚。”秦宿摆正唐妙茹的肩膀,让唐妙茹直面他的目光。

   唐妙茹目光躲闪,她心虚,她害怕,她惶恐。

   二十亿的资金,真正属于她个人所有的只有六千万。其他资金,是她利用高杠杆借贷来的,是要还的。

   一天时间,秦潜就害她损失了十二亿。

   这么大的资金缺口,她拿什么还?

   债主不会因为她是秦夫人,就会对她网开一面。反而还会用她的身份威胁她,曝光她拆借高额资金炒作金融的事实。

   一想到这件事被拆穿的后果,唐妙茹就不寒而栗。

   或许,这正是秦潜的目的。

   秦潜就是要逼得她自乱阵脚,自断前程。

   不,她不能让秦潜如愿。

   秦潜想要害她,那她就干脆的反击回去。

   反击秦潜最好的帮手,就是秦宿。

   唐妙茹灵台清明,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绝望。

   她深情地望着秦宿,泪如雨下。

   “老秦,我犯了大错,我该怎么办?我……呜呜……”

   秦宿脸色铁青,对秦汶秦浩两兄妹说道:“你们先出去。没我的吩咐,谁都不准进来。”

   秦浩张口结舌,秦汶满心失望。

   “不,让他们留下。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况,也该让他们知道。”

   唐妙茹出声阻拦。

   秦宿皱眉,“这合适吗?”

   唐妙茹连连点头,“他们都大了,我们不该再将他们当做小孩子对待。”

   秦宿想了想,点头应下,“听你的。”

   唐妙茹痴痴地望着秦宿,“老秦,接下来我要说的事,你听了不要发火,好吗?”

   秦宿艰难地点头,“我答应你,尽量不发火。”

   秦宿已经预料到,事情估计比他预想的还要严重。

   唐妙茹靠在床头,轻声说道:“一个半月前,我找人拆借了二十亿的资金,投到国外金融市场……”

   唐妙茹冷静地将事情一一交代。当说到亏损本金十二亿的时候,秦浩和秦汶全都吓傻了眼。

   秦家是豪门,不差钱,他们兄妹两人从小就没少过钱。无论是豪车,还是豪宅,看中了直接买下来就是,从来不需要为钱发愁。

   可即便这样,两兄妹也没经手过上亿的资金,更别说数十亿,二十亿的资金。

   这些资金,即便放在秦家,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。

   听到唐妙茹一天亏掉几十亿,本金都亏掉了十二亿,两兄妹都觉着唐妙茹一定是疯了。

   只有疯子才会干出这么疯狂的事情。

   与两兄妹一脸震惊的表情相比,秦宿的反应很平静。

   “就这件事,没别的?”

   唐妙茹忐忑不安地点点头,“老秦,我错了,我不应该玩得这么大,被有心人盯上。现在是有人在故意搞我,有人想要我们秦家破产。”

   秦宿叹了一声,“这些先不说。你先和我交代,那二十亿资金到底是怎么来的。”

   唐妙茹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有六千万是我自己的钱。有五亿是银行贷款,有十亿是金融公司拆借,另外有四亿多是我从基金里面抽出来的。基金这边我一直瞒着,也让人平了账目,暂时没事。”

   “你闭嘴!什么叫做没事?你这件事情很严重。我问你,你找金融公司拆借,利率怎么算?还有银行贷款,什么时候还?”

   秦宿突然爆发,冲唐妙茹厉声怒问。

   唐妙茹低声抽泣,一副委屈无助又可怜的样子,显得很恐惧。

   秦宿叹了一声,压抑着自己的怒火,烦躁地说道:“这件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。这不光是钱的问题。”

   唐妙茹茫然地看着秦宿。

   秦宿冷哼一声,“衙门里的事情,你别问。”

   唐妙茹闭着嘴巴,还没想明白,自己借钱的事情怎么会和官府牵扯上关系。

   秦宿重重一叹,提醒唐妙茹一句,“转眼就是十二月。”

   唐妙茹瞬间明白过来,星河台要换人了。

   她这事换做平时,问题真不算大。

   可是这个时候,难保不会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。万一影响到秦宿,那怎么办?

   唐妙茹死死的抓着被面,好狠毒的秦潜。

   秦潜是不是早就算到了这些?

   可是秦宿倒了,对秦潜有什么好处?

   唐妙茹想不明白。

   秦潜是个聪明人。聪明人不会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。除非秦潜这么做,是有别的目的。

   到底是什么目的?

   唐妙茹脑子很乱,一点头绪都没有。

   唐妙茹可怜兮兮地看着秦宿,“老秦,我连累了你。要不你和我离婚吧。”

   “妈?”秦浩吓得大叫起来。

   秦宿脸一板,“胡说八道什么。我们是夫妻,以后不要再随便说离婚这两个字。”

   “可是这么钱,还有利息,我不知道该怎么还。我一个人扛着没关系,万一连累到你,我就是死,也是死不瞑目。”

   秦宿拍拍唐妙茹的手背,“钱的事情,我们一起想办法。你先养好身体。另外,告诉你的代理人,剩下的八亿全都拿回来,先把基金的窟窿填上。”

   唐妙茹不解,为什么是先填基金的窟窿。

   秦宿没给唐妙茹解释。

   这里面太复杂,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。

   唐妙茹顺从的点头,“好,我现在就打电话,叫人将钱拿回来。可是那十二亿……”

   “你先看看你手头上,能凑出多少钱。不够的,我想办法解决。总之这件事,要尽快解决。还有,这件事我们四个人知道就行了,不要再说出去。”

   秦宿郑重地叮嘱唐妙茹,秦浩,还有秦汶。

   唐妙茹突然被感动得一塌糊涂。

  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秦宿没有冲她发火,没有骂她败家娘们。反而是安慰她,并且主动说出要和她一起承担这些债务。

   唐妙茹大哭起来,紧紧地抱住秦宿,情绪激动得不能自已。

   秦宿拍拍唐妙茹的背部,“哭完了,我们就回家。”

   唐妙茹“嗯”了一声,“老秦,我听你的。以后我都听你的。”

   唐妙茹紧紧地抱住秦宿的腰身,心里头暖洋洋的。

   秦潜苦心积虑地算计她又有什么用。

   秦宿相信的人始终是她。只要有秦宿站在她这边,她就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。

   至于秦家大房的产业,总有一天她要抢回来。抢不回来,那她就把那些产业统统毁掉,谁也别想独吞。

   秦浩和秦汶两兄妹也很激动。

   十几亿的债务,将两兄妹震得一句话都不敢说。他们和唐妙茹一样,惶惶不可终日,生怕秦宿翻脸不认人,要将他们母子三人都赶出秦家。

   没想到,一转眼,结局让两兄妹喜极而泣。

   爸爸真好,爸爸才是真正的男子汉。

   秦浩秦汶都冲上去,一家四口抱在一起,场面很感动。

   ……

   远在千里之外的秦潜,接到秦宿的电话,并不意外。

   秦宿开口就问道:“老大,你手里现在有多少钱?”

   秦潜嘴角一勾,面露嘲讽之色。语气却很正经,“父亲突然问起我有多少钱?难道父亲缺钱花?家族基金那边没给父亲打钱过去吗?”

   秦宿哼了一声,板着脸说道:“问你话,你废话那么多做什么?”

   “账面上有多少钱,我也不清楚。父亲先说说,你要多少钱。给个数目,或许凑一凑,能凑齐。”

   秦潜的态度开始变得漫不经心。

   秦宿暗自庆幸,父子两人是隔着手机通话。要是面对面,秦宿还真不好意思冲秦潜开口。

   秦宿重重咳嗽一声,说道:“大概需要十个亿。”

   “这么多?父亲要这么多钱做什么?难不成父亲欠了赌债?”秦潜开着秦宿的玩笑。

   “胡说八道。”秦宿冷哼一声,“调侃你亲老子,你是皮痒了。”

   秦潜呵呵笑了两声。又不是第一次这么说话,老秦这么激动做什么?反正他又看不见。

   秦宿再次咳嗽了一声,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。是你唐阿姨,她学人家炒期指,结果亏了。马上就要十二月,得赶紧把这钱给补上。”

   秦潜笑了起来,“哦!原来是唐女士啊。我就说嘛,父亲你老人家肯定干不出欠赌债这种事情。至于唐女士,她干出任何事情都不稀奇。别说欠钱,就是杀人,她都敢做。”

   “别胡说。你先说你有没有钱?”

   秦潜翘着二郎腿,说道:“父亲要用钱,随时都有。至于唐女士要用钱,很抱歉,没有。”伊人理论综合视频